谈笑间,情敌灰飞烟灭

读红楼梦,经常把人弄的云里雾里,尤其爱情戏,生生谈出悬疑片的即视感。

贾宝玉爱情线上的四个女人,为什么宝钗和袭人胜出,黛玉、晴雯出局?

说起来很复杂,其实用一把扇子就能说清楚。

今天就聊聊这场爱情攻略。

01

先说黛玉。

书里有个细节一带而过,稍不留神就翻过去了。

贾宝玉有个扇套,款式漂亮,做工上乘,很高端,就到处显摆。结果,惹得林妹妹很不爽,操起一把剪刀,咔嚓,剪了两半。

众所周知,林妹妹是有名的剪刀手,别看针线活不怎么做,剪刀用的很麻利,剪香囊,剪玉穗子,只要不爽就开剪。

真应了那句话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。

这样的性格,在戏台上可以,在情人眼里可以,真放在我们生活中,大多数人估计要炸毛。

史湘云就炸毛了。

那个扇套,是她一针一线做给宝玉的,居然被黛玉剪了。她对袭人说:

“林姑娘她犯不上生气,她既会剪,就叫她做!”

连单纯的史姑娘都看不过去了。

不过,林黛玉毕竟有宝玉宠着、贾母溺着,还有才华傲娇着,一般人心里再不服,也都由她任性。

要是没有这些资本,胡乱任性,代价就非常大了。

比如晴雯。

02

红楼梦里,晴雯的高光时刻也跟扇子有关,叫做“撕扇子”。

起因是那天贾宝玉很不开心,碰巧晴雯失手弄掉扇子,摔坏了,宝玉连叫了两声“蠢才”。

晴雯不干了。骂我蠢才?好,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爆脾气,噼里啪啦把宝玉一通挖苦。

宝玉是最见不得女孩生气的,于是就有了那段脑回路清奇的物尽其用论。

大意是说,再贵重的东西,都是给人用的。只要不用来撒气,都不算糟蹋东西,“就如杯盘,原是盛东西用的,你喜欢听那一声响,故意弄碎也使得”。

晴雯听了很嗨皮,也玩了一把有恃无恐:

“既这么说,你就拿了扇子给我撕。我最喜欢撕的。”

宝玉说到做到,立刻把扇子给晴雯,嗤啦嗤啦撕了。一个不够,把麝月的扇子要过来,又撕了。

晴雯一边撕,宝玉一边打call:

“撕得好,再撕响些!”

不过啊,撕扇一时爽,撕完哭断肠。

晴雯还在这里千金一笑,另一个姑娘也悄悄拿出了扇子。不同的是,她不是用来撕,而是用来扇风点火。

这个姑娘,就是袭人。

03

宝钗、黛玉是正妻之争,袭人和晴雯是妾室之争。

晴雯是宝玉眼里的“第一等人”,千伶百俐,连王夫人也承认,她“模样比别人标致些”。俨然一个低配版的林黛玉。

最关键的是,晴雯从不把自己当奴才,像其他丫鬟讨主子欢心的事,她一件都干不出来。

这正是贾宝玉的菜,也是袭人的威胁。

是威胁,就要清除。

很快,王夫人一身杀气冲进来。你不是高傲吗?你不是爱撕扇子吗?先撕了你再说,然后对着晴雯一顿狂撕:

“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?你干的事,打量我不知道呢?…..明儿揭你的皮。”

“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……不成个体统”。

“我看不上这浪样儿”,你这个“狐狸精”。

……

看到没,一向慈爱敦厚、经常吃斋念佛的王夫人是真生气了,我们完全可以想象,她背地里听了多少晴雯的坏话。

书里晴雯的判词,是“风流灵巧招人怨”,是“寿夭多因毁谤生”。那么,招谁的怨,谁的毁谤呢?

稍微一想就知道。跟宝玉初试云雨情的是谁?是袭人。跟宝玉一起洗澡的是谁?是麝月。

还是让贾宝玉自己说吧。

当晴雯和几个丫鬟被逐出怡红院,宝玉突然发现了什么,质问袭人:

“怎么人人的不是,太太都知道,单挑不出你和麝月、秋纹来?”

发现了吧。故事到这里,宝玉身边清白的好女孩,全被驱逐,和宝玉练习过云雨之事的袭人赢了,和宝玉洗过鸳鸯浴的麝月赢了,欺下媚上一脸奴才相的秋纹赢了。

袭人这一把扇子,扇的火势汹汹。

顺便心疼一下贾宝玉,他就算不出家,这些个女人也够他喝一壶了。

可能有人要替袭人辩护,她对宝玉是真爱,为人处事也谦恭、周到,称号是“贤袭人”,这都没错。但在这件事上,并不妨碍她用尽手段,背一口心机婊的大锅。

要是嫌证据不充分,还有一个。

晴雯走后,院子里一棵海棠死了半边,宝玉有感伤怀,想到岳飞坟前的松树、杨玉环沉香亭里的木芍药、王昭君坟头上的草,觉得这棵海棠,同样隐喻着晴雯的命数。

宝玉同学多么伤感啊。

可袭人什么反应呢?书上写道她对宝玉的反驳:

“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……她纵好,也灭不过我的次序。便是这海棠,也该先来比我,也还轮不到她。”

细读这段总让人不寒而栗。这就是日日相处的好闺蜜吗?这是顶着贤惠人设的贤袭人吗?

这是她隐藏的另一面?还是黑化的新阶段?我们永远不知道了,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女人至少不像表面上那样贤惠。

不过袭人毕竟没读过书,情商虽高,也聪明,终究没有大谋略。她的扇风点火还是战术层面,顶多算个铁扇公主。

如果不出意外,日久天长,她会变成宝玉嘴里的死鱼眼,甚至是另一个赵姨娘。

真正的用扇高手,是薛宝钗。

04

看薛宝钗从进贾府,到成功拿下贾宝玉,分明是一个手持白羽扇的女谋士。

我们大可展开想象,在大观园西北角,蘅芜苑某个“雪洞一般”的房间里,没有粉嘟嘟的毛绒玩具,“一色顽器全无”,完全不像女孩的闺房。

薛宝钗端坐其中,目光从容,她一挥白羽扇,使出一招“金玉良缘”,抢占舆论制空权。

凉风入窗,烛光摇曳。

她又一挥手,擒贼先擒王——搞定婆婆,就搞定了男人。

大家看红楼梦,会发现薛宝钗对王夫人的照顾,比亲妈都多。王夫人赶走小丫鬟金钏并导致她跳井那次,薛宝钗听到消息,立刻跑到王夫人面前安慰,那套说辞,颠覆三观。

她对王夫人说:

“据我看来,她并不是赌气投井。多半是失足掉下去的……纵然有这样大的气,也不过是个糊涂人,不为可惜。”

可怕的冷静,可怕的世故。

在她眼里,未来婆婆的心情才是第一位,死一个小丫鬟不算个事儿。这么贴心的女人,太适合做儿媳啦。

反观林黛玉。跟王夫人有过感情联络吗?一次都没有。跟最宠爱她的贾母有过感情维护吗?也没有。

她简单的要命,相信宝玉可以决定婚姻,相信木石姻缘,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,她一直都沉浸在胜利的错觉里。

可是对手没有闲着,宝黛走的越近,薛宝钗盯的越紧。

她又挥起了白羽扇,这一招叫“联吴抗曹”。

怎么联呢?

那一天,宝玉在黛玉房里,跟姑娘们玩的很嗨皮,袭人不爽了,找宝钗吐槽:

“姊妹们再和气,也得有个分寸礼节,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。”

翻译过来就是:宝玉跟这帮女孩在一起,对你我都不好,姐,再不下手就晚了。

薛宝钗秒懂,“心中暗忖道:这个丫头….倒有些见识。”

然后一番深入调查,觉得袭人“言语志量,深可敬爱”。

于是,这两个五行缺爱的女人,开始结盟。

在王夫人、宝玉面前,宝钗和袭人高度统一,相互夸奖,共同抗黛。你看整部红楼,袭人关于爱情、礼教以及对宝玉的劝导,基本上都是宝钗语录的补充。

这招很见效,王夫人对宝钗、袭人越来越满意,甚至觉得袭人“比我的宝玉强十倍”。

再看林黛玉和晴雯,始终是单兵作战,一点合作精神都没有。

05

当宝钗拿起白羽扇,袭人拿起扇风点火的扇,黛玉晴雯就凉了。

在中国诗歌史上,扇子有固定的意向——被抛弃的女人。

最早出自汉代的才女班婕妤,她原本是汉成帝的宠妃。后来汉成帝有了新欢,就是有名的赵飞燕姐妹,班婕妤被打入冷宫。

她写了一首《团扇诗》:

常恐秋节至,凉飙夺炎热;

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

这首诗把被冷落的女人比作扇子,秋天一到,就被丢在一旁。

后来的王昌龄,写过大金句:

奉帚平明金殿开,且将团扇共徘徊。

刘禹锡写过通俗版:

团扇复团扇,奉君清暑殿。

秋风入庭树,从此不相见。

都是同一个意思。

再回过头想想,黛玉剪扇套、晴雯撕扇子,是不是很像他们自身的遭遇,性格决定命运,一切早已注定。

曹公果真是伏脉千里。

这场婚姻争夺战,就是一次专业选手对业余选手的碾压,是熟女对青涩女的KO。

这是红楼梦给我们上的课,遇到听妈妈话的男人,必须先搞定婆婆。

遇到对手,千万别盲目自信,乱剪东西解决不了问题,多动脑子,才能让情敌们灰飞烟灭。


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