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成大:情商超高,一生操劳国事,死后获三字评语名垂青史

摘要

[db:摘要]

更多有趣的人物故事。

范成大出生于平江府吴县,就是现在的苏州。

《宋诗纪事》记载:苏湖熟,天下足。

意思是,苏州、湖州这两个地方如果丰收,那天下粮食都充足了。

宋朝时,民间有谚语,流传到今: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

到了明清,苏州成为全国四大商业中心之一。(北有京师、南有佛山、东有苏州,西有汉口)

到了今天,它的GDP依旧列江苏省第一。

想想就知道,苏州有多富裕。

所以,遇到苏州女孩你就嫁了吧,嗯,就是倒插门的意思。

1

范成大生在苏州,家境自然也不会差,他的父亲范雩,官至左奉议郎、秘书郎,赠少师,母亲蔡氏是书法家蔡襄孙女,封秦国夫人。

妥妥的官二代、书香门第。

本来范yy¹����txt,成大过着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,锦衣玉食一般的生活,奈何父母早亡,十七岁的他瞬间就从公子��ħ֮��bug,哥变成了屌丝。(是岁秦国薨,明年少师薨)

按说范成大父亲当个官,理该有点家底,怎么能够没钱呢?

那是因为他有两个妹妹,又是到了该嫁人的时候,自古长兄如父,嫁妆钱得他掏啊。

现在陪嫁要有几十万的家电、车,古时候嫁人得有丰厚的嫁资。

说白了,就是给钱。

古人脑筋不像现代人那么复杂,不会拐弯抹角,给钱,简单粗暴。

所以范成大没钱了。

一分钱难倒英雄汉。

没有钱的范成大快速认清了现实,目睹了农民的辛酸与劳苦,这对他以后的诗词有很大的影响,比如下面这首:

《夏日田园杂兴·其七》

昼出耘田夜绩麻,村庄儿女各当家。

童孙未解供耕织,也傍桑阴学种瓜。

天刚亮他们就出去种田了,晚上回来还要搓麻绳,这么累的活哪里还有力气开心一下?

农村里的少男少女早早地就当家做主、自力更生,感觉和我也差不多。

一帮小学生虽然不知道农活的意义,但是并不妨碍他们躲在桑树阴影下学着种瓜的乐趣。

全诗除了反映农民疾苦,还透露出一个意思:不当官就要种田,种田很幸苦,还娶不到漂亮的老婆,这就得抑郁一辈子了。

深深明白读书和当官重要性的范成大,把妹妹们嫁出去后,立刻就跑到昆山禅寺里闭关苦学。

禅寺这个地方太妙了,如果你是来上香,没有钱,佛祖是不会理你的;但是如果你来读书,只要能够忍受住和尚的白眼,佛祖理不理你,都不耽误。

可是禅寺香客比较多,有点吵,范成大很烦,为了不受影响地好好学习,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买山。

好家伙,听过人家买整栋楼的,你这是整块地皮都包了,颇有点莆田人的风范。

佛祖肯定第一个不同意,你吃我的、住我的,还要断我财路,你这路子太野了。

好在范成大一直没有钱,佛祖担心的事终究没有发生(欲买山无赀)。

别看错,不是欲买山无货,是赀(zī),没办法计算,一座山没办法估算出价值,黄了。

买山不成功,范成大不甘心,就给自己取了个号“此山”,意思就是这山是我的,虽然做不到,但是想想也蛮好。

范成大在山上一呆就是十年,这时候他父亲的好朋友王彦光来找他训话,意思是你老爸一直希望你当官,你怎么能辜负他呢?(御史王公彦光勉之曰:“子之先君期尔禄仕,志可违乎?”)

这王彦光以前也住范成大他们家隔壁,从隔壁小王住变成隔壁老王,两家关系好,说话也就不绕弯子。

范成大难道不想当官吗?不想当官的话,花这么多时间读书干嘛?这不没钱么,考试还得有个报名费,一路上还得住店、吃饭,搞不好还要娱乐一下,花钱的地方老多了。

看出了范成大的窘境,王彦光立即表态:老侄,这能算个事?包在你隔壁王叔叔身上。

范成大打了包票:科举也算个事?放心吧,王叔。

范成大为什么这么有信心?到底是自信还是自负?

是骡子是马,该牵出去遛遛了。

2

范成大之所以这么有信心,是因为他天赋很高:12岁通读经史,14岁能写文章、会作诗词。(年十二,遍读经史,十四能文词)

又在禅寺下了十年苦工,科举还有什么难度?

绍兴二十四年(1154),范成大果然一举中第,这时他才28岁。

他的仕途谈不上平步青云,也不至于磕磕绊绊,他总是能在水深似海的官场中游刃有余。

那么年轻而又缺少根基的他是如何做到的呢?

范成大进士及第之后,第一个官职是徽州司户参军,正七品,级别相当于现在的县级市领导干部。

这是个什么官呢?

司户参军主管户籍、赋税和仓库缴纳,也就是查查人口、收收钱,顺便管理一下仓库,活少钱多还不累。

范成大此前肯定疏通了关系,不然一个没背景的官场新军能有这么好的待遇?

六年之后(绍兴三十二年,1162年),政绩斐然的范成大直接被调去了都城临安(浙江杭州),监管药物。(三十二年,入监行在太平惠民和剂局)

这么好的差事又被范成大捞着了,果断不动声色、默默无闻、心安理得地发了一笔小财。

不过第二年范成大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,宋高宗赵构将皇位禅让给了儿子赵眘(1162年),也就是南宋第二任皇帝宋孝宗。

不过这和范成大有什么关系?总不能皇帝禅让,我也把位子让了吧?

宋孝宗说有关系:老爹都把大位让给我了,做儿子的得把老爹的光荣政绩修一修吧?我觉得你不错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。(寿皇受禅,命宰臣编类高宗圣政)

写写书、修修国史,官阶不高,但是履历就足够漂亮了,相当于给自己镀了一层金边。

给自己的履历镀了金的范成大在接下来一段时期,仕途就比较顺畅,以下是他在隆兴二年至乾道元年(1164~1165年)间的历任官职:

枢密院编修→秘书省正字→秘书省校书郎→著作佐郎→尚书吏部员外郎。(隆兴元年,迁正字,累迁著作佐郎,除吏部郎官。)

范成大仕途顺畅,这也意味着工作比较繁忙,没时间陪老婆,于是写了首《车遥遥篇》来表达对她的思念之情。

车遥遥,马憧憧。

君游东山东复东,安得奋飞逐西风。

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。

月暂晦,星常明。

留明待月复,三五共盈盈。

骑着马飞奔在上任的路途中,这马跑得贼麻溜快,一路上马蹄翻飞,不带停的。

我如果想见你,只能骑马长游泰山之东,迎着秋风往东再向东,这样才勉强可以看见你的背影。

其实我是多么祈望我是星星你是月亮,在每一个夜晚里,你我相互辉映。

我期待十五月圆盈满的那天,你能够骑着马儿带我飞。

这是首闺怨诗,全诗从妻子的角度出发,表明对远出丈夫的留恋,其实就是范成大想老婆了。

3

话说范成大一路修书,做到了尚书吏部员外郎,相当于现在组织部司长。历任这些职务拢共用了不到两年时间(隆兴二年1164年-乾道二年1166年),速度之快,让人瞠目。

但是范成大没有想到的是他下来的速度更快,接任尚书吏部员外郎是乾道二年二月(1166年2月),被撤是三月的事,还不到一个月。

估计范成大业务刚刚熟悉完,正准备大展拳脚干一场呢!就被撸下来了。

范成大很郁闷:说撤就给我撤了?凭啥啊?

言官:员外郎是你能��λ�����,干的吗?还有脸来问?(言者论其超躐,罢,奉祠)

那么问题来了,范成大到底能不能担任尚书吏部员外郎呢?

宋朝二十四司员外郎撑死了正六品,以范成大的履历来讲,当个员外郎还不稳稳的?

可是言官嘛,人家的职业就是弹劾别人,随便找个人,随便找点理由,写份小报告,完成年度工作任务,领完薪水回家过年。

那要是言不符实怎么办?

无所谓的,人家有风闻奏事权,到时候就说菜市场买菜大妈说的。你问长什么样?不好意思,当时只顾着听了,长相啥的没有留意。

范成大估计属于比较倒霉的,一遭弹劾就被赶去看寺庙了,效率之快,也是让人瞠目。

此时他已值不惑之年,难道仕途就此终结,要在寺庙终老一生么?

显然是不会的。

我在朝廷中央四五年是白呆的吗?朝廷里肯定有人替我说话啊!

果然范成大下岗的第二年(乾道三年,1167年)就被朝廷重新启用,上任处州知州。(起知处州)

先去地方避避风头。

地方主要领导赴任前,皇上照例是要见一见的。

早就准备好了,范成大理了理自己的思路,随即口若悬河,策论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:

皇上,日力、国力、人力基本上都被一些不重要的事情消耗掉了,我准备利用这些被虚耗的力量好好替你干活。(曰日力,曰国力,曰人力,今尽以虚文耗之)

宋孝宗一听这是个忠臣啊,敢于直言,很高兴地夸奖了几句,然后说:行了,我知道了,你去吧。

上任之后,范成大发现处州老百姓非常抗拒劳役,没人愿意去当兵做苦力,当地政府很头疼。

这不废话么?没钱、又苦、又累的活谁愿意干啊?

范成大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——干活不给钱。

只能老百姓自己商量了,范成大把父老乡亲全部喊过来训话,搞了个义役法——大家一起出钱买田,种的东西卖了,钱归服劳役的人。(随家贫富输金买田,助当役者)

有钱赚大家都不反对,一个个都不吵了,自觉轮流服役,无论是百姓还是政府都觉得很方便。

范成大又把这个法子告诉了皇帝,宋孝宗觉着行,下诏各地都施行义役法。(其后入奏,言及此,诏颁其法于诸路)

从义役法的创建与施行中,我们可以看出范成大熟稔官场规则、善于把握人心。

这要是换个愣头青,折腾个三五年也是白搭,不仅会得罪官场同僚,还要承受老百姓的抱怨,费力不讨好。

范成大有一首诗,不怎么出名,但是充分体现了他对人心的把握和超高的情商:

《大雪送炭与芥隐》

无因同拨地炉灰,想见柴荆晚未开。

不是雪中须送炭,聊装风景要诗来。

天下着超级大的雪,我知道你穷困潦倒,但是不愿意问我借钱,正在雪堆里找那可以燃火的木柴。

其实没关系的,咱俩这关系你只管开口就是。你不开口我就要顶着大雪来问你要诗,顺便带点炭和好吃的给你。

明明是帮助朋友,还要打着要诗的旗号。这不仅是雪中送炭,更照顾了朋友的尊严。

感动、感动,实在太感动了。

人这辈子若碰到这样高情商的朋友,挖心挖肺也值得啊。

处州山多,田大多在山上,灌溉就成了问题,本来是有条通济堰通水的,可是年代久了堵了。

这下老百姓难受了,叫苦不迭:老范,通济堰堵了,你给想想办法呗。

范成大:在弄呢。

他走访古迹,派人垒石筑防,建立堤闸四十九所,把通济堰重新整活了,百姓非常高兴。(上中下溉灌有序,民食其利)

乾道五年(1169),由于范成大在处州干得不错,又被调去了临安,担任礼部员外郎和崇政殿说书。

礼部员外郎从六品,崇政殿说书是给皇帝讲说书史、解释经义的官,既是老师又是顾问。

两者品级都不高,职务也不显赫,貌似还没有处州知州来得舒服。

实则不然,只要能够接近皇帝,在他面前多露露脸,摆出一副勤奋工作的样子,升个官还不轻轻松松?

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朝廷官员都一个劲地挤破了头往中央钻呢?就好像现在的官员都想要去总部机关发展,都想在领导面前表现一番。

不过范成大够倒霉的,皇帝调他去中央可不是升他的官,而是有更重要、更危险、更艰巨的任务委派给他。

蒙在鼓里的范成大浑然不知此生中最危险的经历马上要来了。

4

乾道六年(1170年),调归中央才不到一年时间,范成大就被任命为起居郎,代理资政殿大学士、左太中大夫、醴泉观使,兼侍讲、丹阳郡开国公。

简而言之四个字,加官进爵。

范成大很慌啊,怎么说官场上也混了这么多年,他深深地理解“预先取之必先予之”的道理。

平时也就给我个六品官当当,这会又是资政殿大学士又是郡公的,到底要闹哪样?

用不着范成大多想,宋孝宗马上就来找他了。

老范,你一向器宇不凡,现在需要重新和金人谈一谈接受国书的礼仪,你看成不成?(上语公曰:“朕以卿气宇不群,亲加选择,闻外议汹汹,官属皆惮行,有诸?”)

先来说一下这个国书,这是隆兴二年(1164)南宋和金签订的和平条约,其实就是南宋为了求和给金朝的一系列好处。

当时条款谈妥了,但是受书的礼仪忘记谈了,宋孝宗觉得面子上非常过不去,为啥呢?

人家派了使者来,作为皇帝要自己迎接,还要像个棒槌一样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接受国书。太丢脸了!(《续资治通鉴》凡金使者至,捧书升殿,北面立榻前跪进,帝降榻受书)

接受国书是礼部官员的事情,这种事还要我皇帝亲自来做?怎么说也是历史悠久的大朝、礼仪之邦,凡事都讲究个礼数。

为了让金朝懂点规矩、讲点礼数,才有了之前宋孝宗对范成大的一系列提拔。

可是这次出使商量的是归还北宋陵寝之事,修改受书之礼的事没有写在国书上,还得范成大自己跟金世宗说。

这让范成大心里更加没谱:

皇上,本来没事找事就很危险,我就算不死估计也回不来了。您还是写在上面吧,我好安心些。

皇上的回答是,当然不可以了!

范成大只能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踏上了去往金国的路途,其间还写了不少诗,以下是其中之一:

《州桥》

南望朱雀门,北望宣德楼,皆旧御路也。

州桥南北是天街,父老年年等驾回。

忍泪失声询使者,几时真有六军来?

我站在州桥上,南边是朱雀门,北边是宣德楼,这里以前都是我们的地盘。

州桥南北面是天街,时常有中原父老搁这往南看,他们还不是希望你们带着军队打过来么?

他们忍住不哭,哽咽地询问我:什么时候我们的军队能够打过来?

范成大真想告诉他们:还能指望他们,要是他们能行,还要我来么?

到了金国,范成大奏报国书的时候,忽然将事先准备好的接受国书的一系列规范拿了出来,杀了金朝君臣一个措手不及。(成大忽奏曰:“两朝既为叔侄,而受书礼未称,臣有疏。”)

金世宗懵圈了:这里是说这个事的地方么?你胆子不小啊,还没有人敢这样呢!”(此岂献书启处耶?自来使者未尝敢尔。)

金朝大臣也都拿笏打他让他起来,就是官员上朝时捧着的长板子,抽一下老疼了。

范成大知道成不成就这一下子了,金世宗现在不答应,以后肯定是没有机会的。

他铁了心地跪在地上:你们打死我好了,反正这事办不成回去也是死,还不如死这好了。(公不为动,再奏云:“奏不达,归必死,宁死于此。”)

金世宗一看范成大这德行就知道不答应他,自己这大殿上就要多具尸体了,只能先使个缓兵之计拖着:行了行了,你的奏章我会仔细看的,你先回去吧。

范成大知道这是金世宗最大的让步了,把他逼急了反而适得其反,无奈只能起身。

我已经尽力了,希望他会答应吧!

期间,金朝太子一度想杀了范成大。

我金国骑兵打遍天下无敌手,父王更是天下最有名望的英雄,你是哪根老葱?敢来这么逼迫我父王?

还好他大哥越王及时阻止了,要不然送回去的只能是范成大为国牺牲的国书了。

范成大保全气节、全身而回南宋,但是归还北宋陵墓、更改接受国书的礼仪这两件事,金世宗会答应么?

5

金世宗是这样回答宋孝宗的:

你想要更改受书之礼的事我知道了,但是有些轻率,这种事怎么能说改就改呢?不然我肯定会答应的。(金主答书有曰:“抑闻附请之辞,欲变受书之礼,出于率易,要以必从。”)

就是答应了归还北宋陵墓,拒绝了更改受书礼仪。

金世宗还对范成大一顿猛夸,宋孝宗看了非常高兴,知道范成大出门为自己长了脸,立即任命他为中书舍人,赐紫章服。

中书舍人,正三品。

紫章服,紫色的朝服。古代官员五品以上穿红袍,三品以上着紫袍。有一个成语叫做满堂朱紫,意思家里都是当大官的人,牛叉得很。

此时的范成大已经四十四岁了,显赫的职位、华丽的紫服都是他用自己的能力换来的,可是舒服的日子没过多久,他又被派出去解决问题。

乾道七年(1171),范成大出任静江知府,兼任广西经略使。

广西这地方一直比较穷,除了盐,当官的没其他油水可捞,就这么你抽一点、我抽一点,把盐价抬上来了,可老百姓受不了,咋办呢?

范成大到那一看,秒懂,直接上书:

皇上,这你抽一点、我抽一点,谁受得了啊?让他们收手吧。(奏疏谓:“能裁抑漕司强取之数,以宽郡县,则科抑可禁。”)

宋孝宗同意了,不久,盐价果然恢复如常。

搞定广西之后,范成大又被派去了四川。

淳熙二年(1175),范成大受命敷文阁待制,出任四川制置使。

这次是为啥去呢?

四川经常受到少数民族的侵扰,朝廷很难受,觉着这么放任他们也不是个事,就派老范过去给他们治一下。

老范果然不负众望,马上理出了解决敌人的办法——练兵、修工事、讲兵法,只是需要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——钱。(臣当教阅将兵,外修堡砦,仍讲明教阅团结之法,使人自为战,三者非财不可)

宋孝宗:我最不缺的就是钱,四十万给你,实时到账,不够尽管要,用不着给我省。

结果怎么样?

妥了呗!

妥了就回去吧。

淳熙四年(1177)中秋,范成大因病辞去四川制置使一职,乘船一路向东,途中写下了一首名篇:

《水调歌头·细数十年事》

细数十年事,十处过中秋。今年新梦,忽到黄鹤旧山头。老子个中不浅,此会天教重见,今古一南楼。星汉淡无色,玉镜独空浮。

敛秦烟,收楚雾,熨江流。关河离合、南北依旧照清愁。想见姮娥冷眼,应笑归来霜鬓,空敝黑貂裘。酾酒问蟾兔,肯去伴沧洲。

我仔细算了一下,官场上沉浮了十年,也度过了十个中秋。又是中秋节了,我忽然梦见自己飘然到黄鹤旧时山头。

老子今天晚上豪兴不浅,想起当年庾亮守鄂州,不正是像我们这样聚会么?我辈今天在南楼喝酒赏月,虽然长长的银河暗淡无光,但是皓月当空,此景也是美不胜收。

江北烟散,江南雾淡,江水依旧滔滔东流。山河破碎,南北分裂,月光下只留下我的一片清愁。

我感觉月亮上的嫦娥一直在冷着眼看我,好像在笑我头发白了才知道回去,披了个貂裘也是浪费,志向一直实现不了。我现在举杯邀请嫦娥,你可否与我结伴共去沧洲?放心,我老婆不在那。

这首词深刻地反映了范成大追求理想的热望和幻灭以后的凄黯之情。

什么理想?

当然是收复失地了。

淳熙十年(1183),一直为朝廷在外奔波,已经五十七岁的范成大深感力不从心,向皇帝提出了早就有的想法——致仕。

宋孝宗舍不得啊,这么得力的干将怎么舍得他退休呢?但是范成大年纪大了,实在干不动了,无奈只能点头。

绍熙四年九月(1193年10月),范成大溘然长逝,享年六十八岁,追赠少师、崇国公,谥号文穆。

他的一生正如宋孝宗的评价:卿南至桂广,北使幽燕,西入巴蜀,东薄邓海,可谓贤劳,宜其多疾。

你一辈子都在为国事操劳,替朕分忧,辛苦了!

做人很难,能博得别人发自肺腑的一句“辛苦了”,并不是一件易事,何况是皇帝。

范成大,值了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